论荣耀教科书如何成为荣耀钉子户

周尧-安默太太更新了吗:

论荣耀教科书如何成为荣耀钉子户


 


这个月考试太多,论文太多,都是月末交,本来想拖拖,起码准时一点,接果我算了一下,如果29号发,我很可能已经疯了,身心俱疲,写不出什么来了。所以提前生贺,想给老叶一个我还没崩溃时的生贺。


 


强迫症请在5月29日阅读。


 


 


警告:超级大龄叶修设定/荣耀一直不关服我也没办法/全都是我瞎掰的/主要为了成全私心


 


篇幅有限,不能让所有人都出场,抱歉


 


主题不是cp,所以答应我,不要问这群人为什么还没有结婚好吗


 


四十岁叶修再一次预警


 


 


 


 


 


 


 


荣耀钉子户


 


 


 


 



 


自第三次担任国家队领队及教练后,荣耀教科书叶修退居幕后,担任了一名光荣的电竞解说——尤其是荣耀的解说。


 


兴欣老板陈女士表示,这个人有邀请就去,只要时间不冲突,身体受得住,谁也管不了他。


 


叶老先生及叶小先生方面对此不置可否。


 


步入中年,要开始保养啦,你不是年轻人啦。魏琛从夏威夷海滩上打电话过来劝告近日成为国内某知名弹幕网站大明星的某人:


 


“教科书也有改版退市的一天呐,周老先生的文章都删了这么多篇了,你怎么还撑着屹立不倒呢?”


 


叶修谦虚道:“哪里哪里,我不过是把你晒太阳的时间用在了工作上。”


 


魏琛表示你不懂,这是心境。


 


叶修同样表示,你不懂,这是荣耀。


 


魏琛呵呵一笑:“多大了少年?你要拯救世界吗?”随后他吐槽道:“不是我说你,早点退位吧,就你上次解说那个操作,不是很敏锐啊。”


 


“你看出来了?”叶修反唇相讥问他。


 


“啧,”老魏假装很不屑,“这不是看不看得出来的问题……”


 


“不是问题。”叶修一针见血地作了总结。


 


“怎么不是问题?”魏琛不满了:“要勇于承认错误啊。”


 


叶修回忆了一下,终于感叹了一句:“现在年轻人的手速都那么快了?”


 


“你按你现在那不到二百的手速,能估计出什么新的打法来?”魏琛鄙视他。


 


“二百二十七。”叶修纠正着,语气居然难得地带上了一些孩子气的骄傲:“最新成绩,平均的。”


 


“造孽啊。”魏琛感叹。


 


“你已经不敢测了。”叶修激他。


 


“可笑。”魏琛不羁地一笑:“想当年老夫……”


 


“想当年哥七百六十四的时候……”叶修亦是不羁地一笑。


 


老魏不满了:“别当年。”


 


“你也别当年。”叶修喷回去。


 


“靠。”魏琛骂了一句。


 


两个人开始就当年及如今年轻人的实力进行争论,数秒后垃圾话乱飞:


 


“垃圾!”


 


“滚蛋!”


 


“你滚蛋!”


 


……


 


叶修成为解说大魔王,最开心的要数他的粉丝。


 


这个人从不爱玩微博,也不爱社交网站;从没上过b站,b站上却都是他的传说。他做了解说,粉丝反而觉得跟他的距离更近了。于是叶粉转战平台,数量不减反增,饭的理由稀奇古怪,有叶修解说的电竞比赛的转播率却一致地节节攀升。


 


随着全息网游的研究开发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电子竞技行业蒸蒸日上,其中以网游荣耀最为引人注目,每一次的升级和修补,几乎达到了全民大联欢的程度。


 


就在荣耀投入运行的第二十五年,官方宣布当年荣耀将投入全息版运营模式——游戏头盔已经通过国际安全检测,全息版荣耀将在次年冬季开启第一区服务器。


 


“当时也是冬天吧。”苏沐橙回忆道。


 


“是。”叶修点头。


 


苏沐橙笑起来:“你还记不记得冬天坐在网吧风口……”


 


“哆哆嗦嗦打游戏,抢新手任务,”叶修接过话来,“往事不堪回首啊。”


 


“真快啊。”苏沐橙叹了一声,有些感慨地说道。


 


“不,”叶修淡淡一笑,“已经很慢了。”


 


 


投入全息运营这件事,很快就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如果这件事成真,荣耀就会成为第一个开启全息时代的网游。这简直是建立丰碑一样的事情。无数的新老玩家,全都疯狂地评论和转发,不断追问消息的真实性和全息游戏的经济要求。


 


叶修的粉丝这些年换了几波,却依然有曾经陪他走过荣耀风风雨雨的老粉坚守镇地,抱着孩子每天开开心心在网上吐槽和捧心。


 


然而,最先对荣耀全息网游产生担忧的就是这些人。


 


一个圈内大手转发了荣耀官方的消息,很小心地问了一句:“全息网游……还需要解说吗?这个要怎么解说啊?”


 


叶粉忽然一片寂静。


 



“男神要怎么解说动作啊?”


 


“这个……要武术指导解说吧?”


 


“完全是另一种游戏方式了吧!”


 


“Σ(っ °Д °;)っ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呜呜呜,叶神如果不解说会去做什么?”


 


“不能解说荣耀的话,还有其他游戏可以解说的吧?”


 


“不,”有人回复,“不解说荣耀,叶神大概就真的走了。”



 


就在所有人提心吊胆的时候,叶修很少有动静的微博突然发表了一则个人声明:


 



[由于个人原因,从今天起,不再接受解说邀请,给大家带来困扰很抱歉,目前接到的邀请会继续完成,不会违约,最后一个邀请是常驻的荣耀季后赛,这些年多谢各方关照。再次感谢。]



 


评论中一片震惊和质疑。


 


真的离开了?


 



“叶神怎么了∑( ° △ °|||)︴”


 


“叶神不要走/大哭/大哭/”


 


“魔界最后一个大魔王也要离开了吗?!不要啊!”


 


“真搞不懂你们这群叶粉,不就是不解说了吗?大不了换个工作,电竞行业本来就是青春饭,他能红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干嘛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楼上哪来的?”


 


“对我而言,叶神就是荣耀啊!他都走了还玩个ball啊!”


 


“真搞笑,谁都能是你的荣耀了?你的荣耀也太廉价了吧?”


 


“纯荣耀粉表示不明白叶粉的逻辑。”


 


……



 


情绪崩溃的部分激动叶粉很快和叶黑甚至路人在评论撕了起来。


 


其实很多人都不明白,从什么时候起,叶修这个人几乎成了荣耀这个游戏的一个符号。这个荣耀教科书,连着他传奇一般的职业生涯,被捧上了一个神坛。


 


他目前的人生,大半都献给了荣耀这个游戏——离家出走、嘉世三连冠、孤身奋战、被逼退役,而后宁肯浪费对于职业末期选手最宝贵的一年时光重振旗鼓,也要带领一支新队杀回冠军,为他的职业生涯亲手画上圆满的句号,继而退役,又再度受邀担任国家队领队,带领中国队站到世界最高的领奖台上,最后终于彻底离开赛场,退居幕后,甘愿做一个解说,也要站在他的荣耀旁边,像一颗不肯消灭的恒星。


 


这样孤注一掷并永不磨灭的热忱,这样单纯执着绝不服输的坚持,这样数年如一日的奋斗——如今居然也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


 


不是没有人看到叶修这些年无奈的一步步后退,然而他总归还是留了下来。可是岁月蹉跎,纵使他的内心再像一个热情洋溢的小伙子、纵使他再倔强地反击和徒留,如今也终于退无可退——尽管总还有人抱着那一点微小的希望和信念,总觉得这个打也打不走的“荣耀钉子户”一定还有什么留下来的办法。


 


那不止是荣耀,也是梦想和青春,是无数人一生中唯一满怀激情地奋斗憧憬过,却一去不复返的、绝无一丝功利的时光,而这个人,就像个永远不会变老的少年,这样固执地守护了那么多年——他那么热爱的荣耀。


 


于是几乎在看到这则声明和下面评论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懵懂地意识到,叶修老了。


 


——他终于老了。


 


 


叶秋的微博通常是助理在打理,然而还有比他更不熟悉微博的人。


 


“……他们在闹什么啊?”叶秋拿着手机划了半天,莫名其妙地咕哝了一句。


 


“什么闹什么?”叶修问他。


 


“……我也不知道,”叶秋面色有点古怪,“有人说一些很奇怪的话。”


 


叶修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在沙发上喘气,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帮我发了吗?”


 


“发了啊,就是评论奇怪。”叶秋拿了手机凑近给他看。


 


叶修一边喘气,一边把湿乎乎的手拍到他脸上:“发了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了。”


 


叶秋躲闪不及,被糊了一脸水,怒气冲冲把手机摔到沙发站起来去掐他:“你做什么!做什么!”


 


“电话!电话!”叶修被勒得直翻白眼,挣扎着去指茶几上震动得旋转起来的自己的手机。


 


叶秋臭着一张脸爬起来顺手接了电话:“喂您好?”然后他眉毛一动,按住话筒很不高兴地把手机递给叶修:“找你的。”


 


叶修嘲笑他:“废话,你傻不傻,”他一边伸手接过一边继续笑道,“这是我的手机,当然是找我了。”


 


他说着,将头歪在颈侧的毛巾上蹭干了些水,将手机贴到耳侧懒洋洋“喂”了一声。


 


“哟,老韩。”


 


“锻炼呢……必须的。”


 


“不知道……什么?听不懂……来啊……行……好,好。”


 


叶修挂了电话,见叶秋满脸怀疑地盯着他:“韩文清?”


 


“嗯。”叶修兴高采烈地答应着,“嘿”一声终于爬起来,裹着浴巾往楼上走去。


 


“你做什么?”叶秋追在后面,恼火地问他:“又去打游戏吗?!”


 


“是啊是啊,要来吗?”叶修礼节性地问着,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出奇迅捷地往书房溜去。


 


叶秋追到楼梯口吼他:“把衣服穿上!着凉我可不管你!”


 


 


 


 



 



《那不是我的荣耀》


 


我记得当年,


一叶之秋的一杆战矛,


势如破竹,


挑起一个嘉世王朝。


 


我记得当年,


那么多人和时间赛跑,


末路老将,


回身还能再战一场。


 


我记得当年,


君莫笑风靡世界频道,


异口同声,


悬赏千金求他坐标。


 


时光泛滥成一片汪洋,


浪潮终于推向神坛,


他们终于老去,


洪水上的方舟,


没有他们的船票。


 


那不是我的荣耀,


那是游戏,


不再是战场。


 


我想身临其境,


可我更想跟他们一起,


再战一场。



 


其实不止是叶修的粉丝有这份担心,许多这些年选择以各种方式留在荣耀中的那些当年的大神们的粉丝也担心起来。全息网游是一场改革,改革就推翻了从前,那些曾经叱诧风云大神们,在结束他们职业生涯后多年的今天,大约也走到了他们荣耀生涯的末路。


 


有许多老粉丝开始以激烈的言论挽留,荣耀粉丝几乎因此分为键盘和全息两派——回不去的才是真正的荣耀,从此后会无期。似乎那些噼啪作响的键盘不是陈旧落后的设备,而是他们曾经最激扬灿烂的岁月。


 


然而再疯狂的回忆也只是徒然,2045年冬,在删档测试结束后,荣耀全息网游第一区宣布当晚零点正式开服,早先首批投入市场的一万初代游戏头盔迅速销售一空。论坛上哭喊着回忆往昔的键盘党很快就被浩浩荡荡的全息党攻占。他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新的剧情和任务,诉说着身临其境时那种美好的期盼,秀出自己抢到的首批头盔……


 


全息网游对职业素质要求更低,几乎真正达到了全民游戏、全民高手的地步,全息版荣耀实际上在失去一些黯然和固执的老粉丝的同时,迎着时代潮流,反而留住并获得了更多的新老玩家。


 


新的网游时代正式到来,势如破竹,锐不可当。


 


零点一分钟过后,论坛上忽然出现一堆游戏照片。


 



“脸真大。”


 


“卧槽谁ID这么牛逼?!”


 


“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


 


“那么快就想拍死前浪了?”


 


“新人脸大。”


 


……



 


截屏上是人密密麻麻的新手村。


 


一个ID被人用红圈圈了出来——


 


——君莫笑。


 


然而并不止于此,很快,越来越多的人退出游戏,把他们拍到的现场照片发到了论坛上:


 


大漠孤烟、百花缭乱、夜雨声烦、索克萨尔……


 


这些神一般的ID像大白菜一样跟众多新人一起挤在新手村里,随着人流慢吞吞挪动着。


 



“卧槽现在新人能不能有点尊重?!”


 


“噗,虽然觉得不太应该,但不知为什么有点想笑233”


 


“神迹!”


 


“呵呵。不想说话了。”


 


“这不是我的荣耀/拜拜/”


 


……



 


一片质疑声中,终于有一个玩全息的老玩家发了完整的神ID照片集合,并有点纠结地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觉得夜雨声烦好像大概或许有可能是(只是怀疑哈),虽然我没有看到文字泡,但我听到那个人确实一直在说话,语速特别快,啊算了,我还是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又是一片质疑。


 


然而很快,越来越多的人炸了。


 



“卧槽好像是真身!”


 


“尼玛!活的索克萨尔!”


 


“啊啊啊啊啊啊我跟男神背影合影了死而无憾!”


 


“是真的是真的靠靠靠我听到叶神说话了!”


 


“楼上认真?!”


 


“叶神解说那么多年,我肯定没听错!”


 


“叶神说了什么!”


 


“他们真跑去玩全息?!”


 


“他说——”


 


……



 


“好挤啊。”叶修感叹道:“以前玩的时候只是觉得屏幕好花,现在我真的感觉好挤啊!”


 


喻文州微笑着侧身让过一人靠过来:“叶神身体还好?”


 


“为了玩这个游戏,”叶修生无可恋地说,“我已经被叶秋押着练了半年了。”


 


“靠谁踩我脚?!”张佳乐想往这边赶,却被堵在一群人围着的一个NPC后面,一蹦一跳,头上的ID时隐时现。


 


说话间韩文清面无表情从前面绕回来,不断被周围人撞到肩膀,险些又被人流挤回去。


 


叶修赶紧去拉他。


 


“来来来,”叶修高兴道,“老韩,任务共享一下。”


 


然后他向韩文清发出了组队邀请。


 


“自己去领。”韩文清冷冷地说着,把他的手拍掉。


 


“别这样,”叶修批评他,“好东西要和大家分享。”然后他热情地招呼道:“来来,大家都来。”


 


王杰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礼貌地道谢:“谢谢。”


 


一直不说话的周泽楷也笑了笑,冲韩文清道:“谢。”


 


几个人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往韩文清身边挤,叶修已经开始往他身上摸任务卷轴。


 


韩文清:“……”


 


张佳乐终于从最挤的人群中逃出升天,边朝这边招手边喊:“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喻文州抱歉一笑:“满了。”


 


“靠!”张佳乐炸了。


 


叶修朝他高兴地挥手:“自己去领吧,我们先去送莫娜婆婆的信了。”


 


张佳乐表情凄凉,回首一看人群,满心满眼的绝望。


 


就在这时,一个充满希望的声音传来:


 


“诶张佳乐你怎么也在这里啊,我运气真好啊,要不要一起去给莫娜婆婆送信啊?我们队有两个妹子呢!还是你已经领了?没关系领了也可以一起走嘛!”


 


人流量太大,接踵磨肩,密密麻麻一片。张佳乐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张望了片刻后才看见黄少天那头金发在人头间跳动。


 


继而黄少天终于从两个人的身体间挣脱出来,兴高采烈给他发出组队邀请,楚云秀、苏沐橙手拉着手相继跟出来,随后是难得衣冠不整的张新杰。


 


“叶修呢?”苏沐橙问张佳乐:“看到他了吗?”


 


这一句又提起张佳乐的伤心事,满不高兴朝后一指:“他们先走了。”


 


“沐橙过来,”叶修在他身后不远处笑道,“快别跟他们在一队。”


 


苏沐橙看到他已经安心许多,回头看了一眼楚云秀,笑嘻嘻摆手道:“不用啦,一起走就好啦。”


 


于是十人分两队,浩浩荡荡朝莫娜婆婆家赶去。


 


方才分散到人群里,人头挨着人头,衣服全是标配新人装,ID悬空,模糊成一片,别人还看不大出来,如今几人聚在一起,身份便明显了。


 


然而新手村的盛况拯救了这群曾经的大神,一路被眼尖的粉丝嗷嗷叫着,质疑着,终究也没人真正能突破重围挤过来。


 


莫娜婆婆家门前已经排起一条长龙。


 


叶修踮起脚尖看了一会儿,悠长地叹了一口气:


 


“造孽啊。”


 


“造孽啊。”有人跟他一起说了一句。


 


“老魏?!”叶修呆了一下:“你不是在度假吗?”


 


“这就是老夫的假期!”魏琛答道。


 


包子回过头来,眼睛一亮:“老大!”


 


孙翔跟周泽楷问了好,看向叶修,动了动嘴角,似要说话,最后却只憋出一句:“你们好。”


 


方锐正跟林敬言说着什么,闻言扭头来看他,喜道:“诶哟,找到大部队了。”


 


前面几人严词拒绝了大神们插队的请求,大神们也很不满地拒绝了他们合影的请求,于是方锐几人索性往后,和他们排到一起。


 


孙哲平朝叶修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真退了?”


 


叶修满脑袋问号:“什么退了?”


 


张佳乐默契地补充道:“大孙说你几个月前那条微博啊。”然后又替他回答了孙哲平:“没有,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他后面不是自己还在群上约了。”


 


“哦,我当时爬山,没上。”孙哲平明白了。


 


“哪条微博?”叶修却更茫然了。


 


几个人难以置信,异口同声:“你不知道?”


 


叶修往后仰了仰,坦然地反问:“我该知道?”


 


方锐登时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众人也回转了脸去,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


 


叶修眨了眨眼,很快又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让韩文清把信掏出来看。


 


“这是给NPC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应该不可以随便拆。”


 


“我以前就特别想拆他们这些信,现在终于可以拆一次了——拆了不给她这封不就行了,我们总共有几封信?”叶修问道。


 


几个人集合了信件,数数,一共七封任务信,组了四个队。


 


叶修大手一挥:“够了够了。”


 


包子叫嚣:“拆拆拆!”


 


喻文州还来不及阻止,几个猥琐的就把信封撕开了。


 


信纸很厚,几个人抽出来一看,傻眼了。


 


“什么字?”魏琛探头来看。


 


“英文。”叶修下了结论。


 


“这我当然知道——这不止是英文吧?”魏琛鄙视他:“字体!字体!”


 


“是Copperplate。”王杰希忽然说道。


 


拆信的几人顿时惊恐地看向他:


 


“你怎么会知道?!”


 


“你最近在研究什么?”


 


“可怕的人。”


 


可怕的王杰希很冷静地说道:“我练书法的时候写过。”


 


喻文州欣然问道:“王队对英文书法也有研究?”


 


“嗯。”王杰希颔首。


 


叶修纠正了方锐的说法:“——是‘可敬的人’,来,可敬的王先生,”他把信递给王杰希,“劳您鉴赏一下。”


 


王杰希看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信,说道:“好字。”


 


喻队看看,微笑了一下:“比较传统的,应该是用hunt99笔尖。”


 


叶修慎重点头,又问:“什么字?”


 


王杰希眸中露出一点笑意,终于仔细看了看,说道:“说是西街塞尔森小姐就要结婚了,还有其他的一些,家常事。”


 


黄少天插话:“莫娜婆婆的儿子为什么要在拉家常的信里提西街塞尔森小姐啊,他不会喜欢她吧?”


 


“有道理,”张新杰难得肯定了黄少天的话,“很可能是隐藏任务——之前官方有说任务灵活度有很大提高,隐藏任务增加,需要玩家自己发现。”


 


叶修恍然:“我知道了,估计是抢亲。我记得官方发的宣传视频上有抢亲的任务场景。”


 


“你怎么确定是在这里?”孙翔下意识反驳了一句。


 


“场景啊,场景,”叶修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要记整个场景啊,刚才我们在东街领任务那个教堂,往西街看过去就是那个抢亲的地方嘛。”


 


这他倒是难为了孙翔了,实际上也很少有人会那么认真地去观察官方的宣传视频,甚至通过宣传视频比对、想象整个游戏设计和场景——如果不是怀着巨大的热情和期待,翻来覆去看许多遍视频,也不可能会像叶修这样在再次成为一个新人玩家时,还对这个游戏有如此超常的了解。


 


苏沐橙笑了笑,问他:“你看了几遍?”


 


“记不清了。”叶修回忆了一下,实在数不清,只得作罢,顺势卖了一个安利:“倒数第二段宣传透露的信息特别多,你们去看看,而且战斗场面也做得很好。”


 


四十岁的男人,说起自己喜欢的游戏,目光中依旧燃着孩子气的灼灼的热情和快乐。


 


 


 


 



 


新浪微博-特别关注


 



韩文清V:今晚直接去打领主,这边人太多了。//张新杰V:全息版还原真实度很高,平均密度超过每平米五人就会进入拥挤模式,拥挤模式下与他人持续身体接触会扣血量,大概三分钟一点,扣完为止,而且拥挤模式下很难原地复活。//孙哲平V:人都能被树砸死,被挤死有什么好奇怪的。//黄少天V: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原来你是被挤死的哈哈哈哈哈这游戏什么鬼设定啊?我就说你怎么突然就回复活点了!不过不可能挤死吧?大概是撞来撞去弄出物理攻击把血磨完的吧?花花绿绿的当时都看不清啊!说不定血条早就biubiubiu掉下去了呢!还有老叶,加开新手村好说,加开练级区搞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V:昨天你怎么突然不见了?//张佳乐V:人真的会被挤死吗?//叶修V:我准备好了,但是你们好像没太准备好,人太多了,再开几个格林之森都不够。


 


@全息荣耀官方微博:#荣耀##全息荣耀##全息荣耀第一区开服#全息荣耀第一区昨日午夜顺利开服,在线人数峰值占投入市场的游戏头盔数销售量93.23%,二十五年荣耀,今天再次启程,你,准备好了吗?[图片][图片][图片]§网页链接



 


评论区一片沸腾:


 



“我靠他们真去了!”


 


“我我我我我昨天还以为是假的故意踩了几脚!!!!!乐乐对不起!!!!乐乐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尽管没了限制,黄少还是像当年一样恪守着140字的本分。”


 


“啊啊啊男神你去玩游戏了!!!呜呜呜不走就好!”


 


“淘宝指路👇荣耀初代正版游戏头盔§网页链接”


 


“叶修,一个从荣耀教科书变为荣耀钉子户的男人。”


 


“他又留下来了。”



 


是的,荣耀教科书竟然又留下来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进入全息荣耀的老玩家们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那个男人支配的恐惧,还有被记录刷榜的那份屈辱。


 


很快,署名君莫笑的几个攻略已经被顶上论坛热门。


 


其中最热门的是一段视频,配以解说文章。


 


标题是《通过系统导演动作锻炼全息网游下身体协调性》。视频下面却完全不是膜拜,而是一排排——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神跳舞美如画!”


 


“我的妈这是什么功能?”


 


“楼上看攻略,进入游戏通过系统接管打开默认导演动作功能,这样就可以跟叶神一起愉快地跳舞了233。”


 


“画面太美!不敢看!”


 


“叶神腰扭得不错啊,看起来练♂过。”


 


……



 


叶修认真写下的锻炼方法一开始几乎没人看,后来才慢慢有人开始意识到全息网游中身体协调性的重要。


 


全息荣耀中,所有的新人都被设置为同样的初始身体素质,对比键盘版的荣耀,全息荣耀每升一级不仅提供必要的技能点,还提供了五点素质点,用于改变身体的各方面素质,甚至包括五官。这种情况下,手速不再是唯一的身体素质要求,而且就算现实中身体素质很好或练过武术,如果不能和游戏中的身体完全协调,也等于无用,于是所有人的确都平等地站在了同一起点上。


 


攻略的发布时间是全息荣耀第一区开服第三天早上七点过,这证明叶修几乎只是在一夜的游戏时间里就摸索到了全息游戏的关键,甚至找到了快速的解决的办法。


 


——跳舞。


 


这个自然不是自己随便跳,而是利用游戏接管功能,选择动作导演中的“舞蹈”,由系统接管游戏中的身体进行“预设动作-舞蹈”,但大脑还能感觉到肢体的运动方式。


 



[在跳舞的时候可以选择新手村的水晶店,因为镜面可以反光,能够看到舞蹈姿势才能达到锻炼效果。


 


但是现在新手村人很多,施展不开,所以我选择了比较空旷的冰霜森林,清了怪。(注意,全息版下怪被刷新的频率减少,但还是要注意一下周围情况。)然后我邀请了我的队友(视频中征求他的意见后马赛克处理),面对面跳舞,其中一个人选择镜像示范,(右上角框框打勾就可以),一起开始,这样就可以互相观察对方的动作来练习了。]



 



“新手村不是施展不开,是丢人好吗!!!”


 


“虽然叶神讲得很正经很认真,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想笑?”


 


“卧槽哈哈哈哈哈这个马赛克我给满分!”


 


“叶神,你马赛克打得这么好乐乐知道吗2333”


 


“友情@百花缭乱。”


 


……



 


视频上,除了君莫笑以外,另一个人的脸被完整地打上了马赛克,然而头上一行ID百花缭乱依旧明晃晃地跳动着。


 


 


笑归笑,在一个星期以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个攻略的重要性。


 


 



叶修V:为什么艾特我?//@荣耀:游戏经过上千次完整测试,已经将漏洞降到最小,游戏中还有更多精彩,请玩家自行探索。@叶修V


 


#全息荣耀#@惊动党中央:为什么我一个从小练武术的大学生还打不过一个老男人?/微笑//微笑/[图片][图片][图片]动作每一次都卡!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头盔有问题吧?!求官方@全息荣耀官方微博@荣耀官方微博给个解释,这游戏绝笔有bug!



 



“时隔多年,叶神依旧是一个能掀起腥风血雨的男人。”


 


“果然惊动了党中央!”


 


“老男人呵呵你一脸。被叶神杀得真惨,啧。”


 


“现在的官博啊,一言不合就翻牌。”


 


“官博艾特了叶修。”


 


“艾特了叶神。”


 


“叶神回复了哈哈哈哈哈。”


 


“原po秀智商?”


 


“现实不是全息,全息也不是现实,你全息里能飞,现实里怎么不上天呢?”


 


“教科书依旧是教科书,钉子户依旧是钉子户,不说了我去看攻略了。”


 


……



 


微博上闹成一片,荣耀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他们先前以为全息荣耀会让那些曾经的老将彻底离开实在是太天真了。


 


虽然全息荣耀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游戏方式,但所有人也都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游戏。于是,远古大神们对于战术、场控、组合等等的经验和意识,便显得尤为突出起来。而这种降低了身体素质要求的全息模式完全是正中他们下怀——


 


——他们终于可以,玩一辈子荣耀了。


 


——如果他们还像当年那样热爱,如果他们有勇气在而立或不惑之年从头再来,如果他们还像当初那样满怀热血和希望。


 


 


 


叶修站在钟塔下,伸手抚向坚硬的石壁,缓缓地摩挲了两下,然后他猛然抬头,向上看去。


 


塔身笔直,直冲云霄,最高处炸亮一道炫目的闪电,继而雷声沉沉渐渐靠近过来,漆黑的天幕压着突兀高耸的钟塔,令人心生敬畏。


 


“还能上去吗?”苏沐橙在他身后问。


 


叶修静静地看着那片遥远的天空和尖细的塔顶,那塔尖仿佛刺进了他的心里,令他顿时百感交集。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他立刻回忆起曾经在屏幕上看到的那个从上方俯视下来的场面——那是低矮的楼房,街巷如最简单的迷宫;如蚁的人群缓缓移动;放远可以看见包围了罪恶之城的黑沉沉的云雾,云雾之外是森林,一方有沙漠,配以星罗棋布的湖泊;然后远处还有城,一座座城;最远处或许是无垠的海洋,但看不见了,那海洋向上接住实际上并不沉重的天空,等到日出时便拉起一条金色的海平线,照亮整个世界。


 


那些曾经汹涌的热血和沸腾的回忆,那些在枪声和炮火中一步步靠近或远离的人,在他的脑海里浮浮沉沉着,于是他的心脏也跟着这些故去的东西起起伏伏着。好像数十年光阴飞逝,汹涌的洪流中看不清东西,却又分明清晰得可敬。一种热流以势无可挡的姿态澎湃着包裹向心房,他的心脏忽然再次蹦跳起来,一下,一下。那种强烈却坚定的东西立即震荡了他的灵魂,肃清了所有的杂念,只剩下这么多年来在他心底越扎越深的信仰。


 


“当然可以,”叶修笑着回答道,“我可是职业选手啊。”


 


然后他扬起手中的千机伞,一跃而起,伞身伸缩,露出枪口,他反手,开火。


 


那一刻,电光火石,闪电划破长空,照见他细碎轻狂的额发、神采飞扬的面庞。他目光如炬,内里跳动着闪耀的星火,一如当年那个战神的模样。


 


 


 


 


 


 


[完]


 


 


 


 


 


给我最爱的叶修,生日快乐。


 


一直在想生贺给你写什么,最后居然出了个这样的设定,我也很惊恐啊,但是还是咬了咬牙,把它写了出来。


 


隔了一个世界,我只能送你一个你可以打一辈子的荣耀,请你永远打下去吧!


 


谢谢你给我的所有感动,感谢虫爹让我遇到这样的你,祝你生日快乐,愿你的荣耀与你同在。


 


 【强行】2016.5.29


 



评论
热度 ( 4407 )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