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Option 举棋 (一)

写日记的奥勒留:

长篇注意,阿卡姆骑士设定。


前言:人生如棋,焉能举子不落?



第一章


克拉克·肯特没来过几次哥谭,尽管哥谭和大都会仅有一河之隔。不过由于哥谭闻名于世的混乱和危险,令很多正直善良的人对此地望而却步,热衷于追求刺激和关注社会命题的人趋之若鹜。


作为一个记者,按理说哥谭对克拉克应该具有莫大的吸引力,但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克拉克从来都无法理解哥谭那股永远萦绕在她上空的颓废与阴霾,正如哥谭人无法理解大都会常年的晴空与阳光。


超人也没来过几次哥谭,他是不受为那个哥谭隐于暗夜的骑士所欢迎的,每次飞过哥谭上空时,他总会收到来自蝙蝠侠的警告――这个哥谭的守护者禁止一切外来者染指他的城市。


但人总是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因此当佩里安排给克拉克这个到哥谭出差的机会时,克拉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到达哥谭的第一天,找好下榻的酒店后,克拉克便沿着酒店所在的十字路口的任一方向慢慢走了下去。


从克拉克选择方向的一瞬间,有四个时间轴从他所站的地方分别朝四个方向辐射开来。


如果他选择了正西方那条隐藏在无数招牌下,散发出一股廉价塑料和刺鼻的汽油的小巷,也许他会遇到人生的第一次抢劫,然后忍不住出手,对哥谭的治安感到意料之中的失望,并在接下来的几天都乖乖呆在酒店里,免得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他选择了正北方的缓缓向上扬起的中央大道,他也许会见到哥谭那过度繁华的地方,哥谭的富人们一如既往地高踞在白银铸成的美梦中,他们搞砸了一切,却用厚重的金属隔开了脚下穷人痛苦的呻吟和号叫,他可能会看到哥谭著名的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看到金钱是如何保存他的青春美貌,白银如何使他英俊的脸熠熠生辉,接着他会和他说上几句话或者不说,然后他就转身离开,再也不会去深究那深蓝色眼睛中令人着迷的流光溢彩究竟是上流舞会的觥筹交错,还是掩盖暗夜的五彩斑斓。


如果他选择了正南方的道路,他会一路直走,来到哥谭市中心与奈何岛相连的大桥。他会感到宛若时光倒错,似乎一瞬间从二十一世纪现代都市来到了罪恶的维多利亚时代,工业革命造成的污染和黑暗永久地盘旋在整个时代的上空,时至今日它依旧苟延残喘在这个小小的岛屿,诉说着人类永恒不灭的罪恶。克拉克会看到哥谭的毒瘤,盘旋在她体内使她日夜不得安宁的病灶,正是孕育在她子宫中的胎儿――她会因此而痛不欲生,但她却永不会割舍掉那本属于她的一部分。唯有沐死的分娩,这座城市方能重生。克拉克便会理解了蝙蝠侠为何如此拒绝其他人对他的城市的介入,没人能够真正拯救哥谭。他就是那个痛苦的母亲,即使他的婴儿将他折磨至死,他仍期待着它的重生。而后超人选择礼貌性地回避,再不踏入哥谭一步。


无论是哪种选择,此时克拉克都有着四分之一的几率,也就是说,有四个他分别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进入了不同的未来。


我们都承认,两个人的相遇与关系取决于无数个偶然与巧合,一个小小的选择往往会决定一切,从宏观上来看,你会发现在无数的量化数据铺就的网络之上,任何一种结果的几率微乎其微。也意味着,弥足珍贵。


此时的克拉克选择了正东方的街道,不大也不小,就像所有城市都会有的一条中型商业街。克拉克不知道自己如此选择的理由,正如他永远不会知道选择任何一条路会造成的结果。也许只是他下意识地朝着太阳初生的方向前行,也许他只是想买点特产回去。


但无论如何,他选择了一条道路,一条终点站着哥谭的守护者的道路。与其他三条道路所截然不同的,那四分之一的几率,不可能中的可能,一个有蝙蝠侠的未来。





评论
热度 ( 66 )
  1. Chance写日记的奥勒留 转载了此文字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