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逆向追溯(7)

布谷虫:

(我失去了一章爆3000字的能力(so sad










布鲁斯的心情五味杂陈,他和克拉克站在教堂门前,足足等了十分钟,其他人都还坐在不远处的车队里,你问他们为什么不进去?因为那该死的本应主持婚礼的牧师到现在还没出现。

“不如我们进去等吧?”身旁的人提议道。

布鲁斯听过这话就更不爽了,也许人间之神全然不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在教堂举办婚礼完全是因为露易丝的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可这场婚礼由布鲁斯一手操办策划——当然,克拉克并不知道——出了这样的岔子只会让他觉得自己被狠狠扇了个耳光。

像是没注意到布鲁斯有些黑下来的脸,克拉克接着自己的话说道:“我们进去的话其他人也能陆续落座,在牧师来之前也许可以先进行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环节。”

布鲁斯没发出声音地哧笑了一声,“你知道都有哪些环节?”

克拉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是那么清楚,但我想你应该很了解。”

布鲁斯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你想让我主持婚礼?”

“如果牧师一直都不来的话,是的。”克拉克的表情坚定又诚挚。

布鲁斯只觉得心烦意乱,作为主伴郎出席已经是他的极限,况且还是因为克拉克执意要求,如今他却仍在挑战他的底线。他还要离得多近去体会失去挚爱的感受?仅仅是站在一旁看着仍不够,甚至还要去祝福这场荒唐的结合吗?

观察到布鲁斯表情中的不善,克拉克正想放弃这个想法,布鲁斯却点头同意了。

“行啊,但必须按我的节奏来。”布鲁斯甚至没去看克拉克,这听起来不像是个命令,而像是种妥协。

布鲁斯并没有给婚礼添什么乱子,婚礼的步骤照常进行,除了他表现得有点玩世不恭,不过没多少人介意,毕竟在场的半数人知道他是装的,另外半数已经习惯了他这副荒唐模样。

该新娘入场了,布鲁斯期盼已久的牧师依然不尽职地没有到场,在场人都在等待他的宣言,几十双眼睛看着他,这比无数台摄像机摆在面前的感觉还烂。

“介于我们的神职人员始终没有到场……”布鲁斯刻意把话说的很慢,目光时不时扫过教堂正门,新娘和她的父亲正在外面等待,“为了不耽误两位新人的结合,我——这场婚礼的资助者——便继续担任代理牧师……代上帝见证他们对彼此的真心诚意。”

布鲁斯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刚才几乎是咬着牙说完的,恰到好处响起的背景乐完美地掩盖过他微颤的尾音。现在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刚走进门的露易丝身上,布鲁斯趁着这个机会用力平复了几下呼吸,走到牧师的位置上,盯着克拉克身后他本该站着的地方,试图放空他的大脑。

布鲁斯参加过很多人的婚礼,因此他对那套誓言倒背如流。

他也幻想过自己能答应或说出这套神圣的誓言的画面,也许是在他的婚礼或在他孩子的婚礼上,但绝对、绝对不是现在这种情况。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 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

“是的。”

“请双方交换信物。”

克拉克与露易丝注视着彼此,两个捧戒指的花童把稚嫩的小手举得很高,可是在布鲁斯宣读过后,露易丝没有动作,克拉克的双手也只是安静地垂在剪裁得体的西装两侧。

气氛有些不对,台下一部分人开始骚动,布鲁斯疑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跳跃,他清了清嗓子,又一次重复宣言:“请双方交换信物。”

他感觉自己的右臂被拉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着走了两步,视线去找拽他的人时左手被捉住了,冰凉的触感顺着指尖滑到根部,有什么尺寸正好的东西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他听到台下的骚动变为一片死寂,然后开始有惊诧的吸气声,有人在叫着上帝的名字。

转过头,他看到了克拉克,看到了正俯身牵着他的手、闭眼低头吻住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的克拉克。

克拉克缓缓睁开双眼,站直身体,他的声音宛如深海的海浪,汹涌、深沉、热情:“你不为我戴上戒指吗?”

那双眼睛就像是有着古老的魔法,布鲁斯无法从那上面转移自己的视线,仿佛有魔咒封住了他的嘴,控制了他的身体,然而还是有太多顾忌与疑问忽地涌上他的脑海。

现场有记者,他们带着相机。

露易丝的基督徒父母在现场。

露易丝知道这件事吗?还有谁知道?

为什么本属于露易丝的戒指会正好戴在他的手上?

为什么他突然这么做?

布鲁斯的脑袋嗡嗡直响,克拉克从花童那里要来了属于自己的戒指,抬起布鲁斯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他像捧着一件最珍爱的东西一样托着他的手背,耐心地等着布鲁斯下一步的动作。

台下什么动静也没有了,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有人震惊、有人欣喜、还有人宽慰,他们都在等着他的回应。

布鲁斯拿着戒指的那只手微微动了动,缓缓握成拳,往回撤了一点。就在这时,克拉克抓住了他,另一只手也覆上去,两只温暖的手掌将布鲁斯的手紧紧握在里面,“我爱你,布鲁斯,请你帮我戴上它。”

听到那三个字的布鲁斯瞬间睁大了眼,胸腔里似乎有股浪潮冲刷到嗓子,眼眶与鼻翼一阵发酸。克拉克的手心有种热得发烫的错觉,那枚精致小巧的戒指仿佛快要融化了。

“松开我。”他听到自己低低地说道。

“布鲁斯……不要拒绝我,我知道这一切都是——”

“松开。”布鲁斯微低着头,声音里带着强硬的意味。

他身后的露易丝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台下迪克的话语也似风一般掠过他的双耳,没有一句能听进去。

布鲁斯几乎是在那双手掌松开一道缝隙的瞬间就抽走了自己的手,戒指与教堂的地面撞击发出刺耳的声响,他迈开步伐一刻不停地朝大门走去。

“布鲁斯……”

布鲁斯继续低着头向门口走,刚进来的时候他可没觉得这条地毯有这么他妈的长。

“布鲁斯!”

他仍然没有理会克拉克。

门被敞开。

“布鲁斯!我爱你!”

踏出教堂的那一步,晃眼却温暖阳光不容置疑地刺入瞳孔,终让他控制在眼角的液体滴落打湿了衣襟。

TBC.

评论
热度 ( 78 )
  1. Chance布谷虫 转载了此文字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