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Ice Point 4

东海9号:

冰点

#超蝙
#残疾注意
#当Bruce抹去了一切关于蝙蝠的记忆,当他失去了行走的能力。Clark才明白原来坚强不是蝙蝠的特质,而是Bruce的。



4.

光秃秃的枝干在窗外一掠而过,融化的雪水将它们洗得发亮。

“Jason。”他小声说。

Clark偏过脑袋,眼睛仍盯着前方,“什么?”方向盘微微转动,正拐过的弯让他无暇看向Bruce。

副驾驶座上的人没再说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围巾里,车里的暖气烘得他想睡觉。

早些日子Dick提到这名字时,他感到后腰被人捅了一下,可随后他确定那是幻觉,因为据医生的诊断,在他的余生中那里基本上不可能再有感觉了。

然而紧接着又是一下,就像金属撞在了他的骨头上,Bruce没法不皱眉,他尽量避开那孩子小心翼翼的视线,接着他听到了一声叹息。

直到那时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蝙蝠的存在,不是在梦里。就好像那个脾气古怪的人一直坐在那里,只是不肯说话。

出来,蝙蝠。出来啊。

但那叹息声也消失不见了。

“我敢肯定Dorothy小姐会想念你。”Clark捏住空调温度的旋钮,把它往回拧了一些,“她说你从未跟她讲过出院的事。”

“噢。”从Bruce拖长的鼻音来看,他快睡着了。

“我猜从前的你可不会去记护士的名字。”Clark打趣道。

Bruce闭上眼睛,“可能因为如今的我也没有太多名字可以去记。”



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在Wayne宅邸的门口缓缓停稳,Clark下车拿出轮椅,他越过车顶看过去,身着灰色西服的老管家背着手站在门口。

台阶中央用木板搭出了一道斜坡,钉子将它牢牢固定在了台阶上,Clark踩上去试了试,木板很结实。

“欢迎回家,Bruce老爷。”Alfred儒雅的英腔中带了笑意。

别墅里所有的楼梯都安上了斜坡,心思细腻的管家几乎把所有东西都挪到了Bruce能够到的高度。Clark推着Bruce到处闲逛,檀香味充斥着太多蝙蝠的回忆,他胡思乱想着或许哪一撮神奇灰尘就能让蝙蝠回来。

“我想去壁炉那里。”Bruce敲了敲滚动的轮子,“把我留在那儿就好。”

晚饭前的时候Alfred叫Clark帮他铲掉房顶上的雪,Clark握着铲子飞起来,烤炉里的香味儿钻进他的鼻子里,这就像一顿大餐前的序曲。

风把鸟雀的脚印吹光以后,房顶上只余下干净的积雪,Clark铆足了劲儿举起铲子,像挥棒球杆一样抡起其中的一团。

他记得上个圣诞节的早晨也有这样一场大雪,只不过那时候是管家举着喇叭在下面指挥着,他和蝙蝠一起像挥棒球杆一样挥动铲子,直到积雪除尽再给房子挂上霓虹灯。

“Alfred,你知道Clark去哪……”

在管家相当罕见的惊叫中,Clark慌忙停下了手中的铲子,但为时已晚,那团又大又厚的雪从房顶倾泻而下,像一袋面粉一样劈头盖脸地砸中了Bruce和他可怜的轮椅。

Clark几乎从屋顶上跌了下去。

白雾在空中慢慢散开,Bruce的轮椅被雪埋了一半,他的大腿上盖满了白雪,就像他钟爱的那条羊毛毯子。他的头发和眉毛被盖成了白色,上唇和睫毛上的冰碴随着他震惊的喘息粉末般闪烁着。

在Clark的道歉与关心冲出舌尖之前,他听见雪地里一阵嘹亮的大笑。那笑声吓了所有人一跳,就连Alfred也不得不瞪大了眼睛。

这从来没在蝙蝠身上发出过,以至于几乎所有人都默认那种笑声在他身上必定是缺失的。可眼前Bruce笑到肩膀抽动的样子是如此真实,Clark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雪块从他的脑袋上滚下去,又如铅弹一样跌在他的肩上爆裂开来。

“Alf!你真该试试!”他像个孩子似的抖落头上的雪,“这太好玩了。”








*BVS里老爷的座驾,阿斯顿马丁DB5,007系列貌似也用过?

评论
热度 ( 42 )
  1. Chance东海9号 转载了此文字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