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 R76】五次死神想和士兵76告白被打断,一次士兵76主动吻了他

林中晋:

*大概是一个告白永远有猪队友打断的死神和一个大部分时候状况外的76的故事。
*一直想试试5+1的梗。
*全员,神经病欢乐向。其他cp有岛田组,猎黑,双飞组。
*ooc!ooc! ooc!作者已经完全放飞自我。
*大家相处地都很友好。
*结尾注意。
*如果可以的话,请…



五次死神想和士兵76告白被打断,一次士兵76主动吻了他

第一次:老鼠,猪和炸弹
谈判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全黑,沙漠中刮起了大风,这是沙暴即将到来的征兆。
这景象会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然而士兵76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那么,我希望我们可以有一次愉快的合作。”他带上面罩,端起脉冲步枪,“两天后见。”
“提醒你一下,沙暴就要来了。”黑百合靠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士兵76,“虽然我很乐意为你收尸,但我猜某人会希望你留下来。”
她的目光指向靠在墙边假装把玩着手上的枪实际上在借着面具的掩护偷看的死神,后者做贼心虚地做出了一个很明显的偏头动作。
死神知道自己肯定是暴露了,他甚至听见了黑百合的轻笑。但士兵76好像并没有察觉。
“那么就麻烦你们了。”似乎也觉得此时赶路确实不太明智,老兵采纳了黑百合的建议。
黑百合挑了挑眉毛,越过士兵76朝着即使被看穿了也仍然倔强地假装玩枪的死神打了个手势。
交给你了,抓住机会!
在死神来得及找她麻烦之前黑百合回身一钩爪迅速撤退了,留下死神和士兵76面面相觑。
“嗯…莱耶斯…”士兵76犹豫了一下,还是率先开口,“我等这场风沙小一点就走,所以不用…”
“呵,很厉害啊。”死神用鼻孔出气,他对士兵76这种逞强的行为向来看不惯,“你干脆现在就滚蛋算了,死的快一点。”
士兵76愣了一下,接着提起枪就往外走。
“喂?!”
死神的内心是懵逼的,他并没有预料到士兵76会走得如此干脆。眼看着跑不过对方,他连忙用暗影步移动过去。
被挡住的士兵用眉毛表达了困惑。
“……去我房间,睡一晚再走。”死神纠结了三秒,然后一咬牙,拉住士兵76的手,不由分说地把他拖到自己的房间。
士兵76没怎么抗拒,摘下了脸上的遮挡物后就开始在房间里晃悠。
他在房间的角落发现了一张照片。
“莱耶斯,这个是…”
死神一把夺过士兵76手上的照片,把它往更深的地方塞了塞。
“废物罢了。”
士兵76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死神,然后苦笑了一声,低下了头。
“……我…很抱歉…”
抱歉?这算什么?他老年痴呆了么?
死神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火气,上前两步,逼迫着对方退到墙角。
“莫里森,看着我。”
“莱耶斯?!”
“我…”
轰!
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怎么了?!”士兵76一把推开死神,拿起装备警惕地闪到门边。
“哟!!!”狂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听说死神老大的老情人来了,我用炸弹表示欢迎!”
“这是你的手下?”士兵76放松下来,“年轻人就是有精神啊。”
他完美地错过了“老情人”这个重点。
“……莫里森你先休息吧,我出去处理一下。”死神默默地拿起枪。
他决定今天不管路霸怎么拦着都不会放过那个整天放炮的小王八蛋。
打残了就磕两口柠檬茶。
“胖子!再给我拿点炸弹来!”
“你别把自己炸了。”
“怎么可能,本大爷技术可好了!诶帮我点一下那边的火。”
轰!
死神默默地往大衣里多插了几把枪。
看来他们得分享一下柠檬茶了。


第二次:岛田兄弟和他们的宠物龙
“给,我请你的。”士兵76递过来一瓶酒。
死神接过去,但并没有喝的打算。
“喝吧,这儿没人。”士兵76摘下面罩,拉开了一罐。
“警惕性不错。”死神冷笑,“你这么多年居然能不被识破,也多亏了政府那一帮智障。”
“别这样莱耶斯。”酒精的驱使下士兵76似乎有一部分变回了曾经的莫里森,“这是值得庆祝的时候,你不能破坏气氛。”
“庆祝?呵,如果刚刚再慢2秒钟我现在倒是可以庆祝一下超龄童子军杰克莫里森终于被打成筛子。”
“不管怎么说任务完成了,”死神接二连三的讽刺并未浇灭士兵76的喜悦,他又打开了一瓶酒,“而且,莱耶斯…我最高兴的是,能再一次和你合作。”
“……”
“上次合作…是什么时候来着?”莫里森已经有点醉了,微微摇晃着往死神身边凑过去。
“你喝了多少?”
“…记不得了,”莫里森迷迷糊糊地眨着眼,“十瓶?八瓶?”
他把头靠在死神的肩膀上,在他耳朵边吹气。
老天,这对一个暗恋者来说简直是酷刑。
不过死神不是会乖乖受刑的人。
他抓住莫里森的胳膊,进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然后摘掉了他的战术目镜。
“莱耶斯?”莫里森有些不安地想要挣脱。
“别担心,”死神轻轻抚上莫里森的脸,“这里没别的人,是不是?”
没别的人,只有死神,和一只喝醉了的士兵,他要做的一切就是先告白,然后上了他,简直完美。
如果那条龙没有从他们身后的墙里钻出来的话。
“what the f…”死神还没骂完就被士兵76扑倒在了地上,神龙擦着他们头顶呼啸而过。
紧随其后的是狂奔的岛田半藏,和在后面穷追不舍的机器人。
“哥哥!”岛田源氏一边追一边喊,“不要再傲娇了,跟我回守望先锋吧!”
“你不要过来!”半藏回身就是一箭,被源氏轻松躲开,“不要过来啊!”
“哥哥,和我回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你走!我是不会加入你那个传销组织的!”
“哥哥你听我说,守望先锋不是传销组织…”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闭嘴!不然我放龙了!”
“放弃吧哥哥,你的龙都被我弹回去多少次了。”
“你少废话!…你干什么?不要过来!…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看着三条龙飞过来的死神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压在他身上的士兵76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守望先锋放在这群人手里,吃枣药丸。


第三次:法鸡天使,法鸡天使,秀恩爱,秀恩爱
死神走在幽静的巷子里。
一天后黑爪和守望先锋会有一场交锋,而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即将成为主战场。
趁现在还没怼起来,侦查地形是必须的。
不然怎么一边打架一边悄咪咪地莫里森的屁股呢?
所以当他和房顶上的士兵76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尴尬的。
“莱耶斯。”看出了死神的尴尬然而并不知道尴尬来源的士兵76坦然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别这么紧张,现在不是战争时间。”
死神迅速地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移动到了屋顶。
“有找到合适的伏击点么?”白发的士兵问道。
“有,但是并不打算共享。”
废话,看莫里森屁股的地点怎么能共享!
“还真像你的风格。”士兵76轻笑了一声,“明天我不会留情的。”
“原话奉还。”

两个月前,士兵76在老队友们锲而不舍的骚扰下终于加入了重新组建的守望先锋。
工作和原来差不多,保护民众,处理智械危机,偶尔发发安利。
以及平均每个月和黑爪来一次不痛不痒的小战斗。
“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但他们似乎非常热衷于骚扰我们,每次还要发封邮件预告一下。”温斯顿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表情非常苦恼且困惑。
他要是看到现在敌我双方在同一个屋顶上友好交谈的场景,估计血压又得高。

“莉娜说我每次和黑爪交战之前心情都会很好…我觉得,大概是因为要见到你的缘故。”士兵76看着远处飞过的鸟,有点出神。
…他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
“但是,比起敌人,我还是更想和你作为战友…莱耶斯?!”
“听我说,莫里森。”死神拉过士兵的手,放在唇边,“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
“借过一下!”喷气背包的轰鸣,连带着天使的声音一起在身后响起。
再次被打断的死神生无可恋地转过身,看到法老之鹰公主抱着天使悬浮在空中。
“能换个地方调情么?你们影响法拉侦查地形了。”安吉拉.齐格勒看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嫌弃。
“没关系的博士,我可以绕过去。”法芮尔并不想麻烦前辈。
“那样会累到你的,亲爱的,我知道你在空中转向有多困难。”天使笑着摸了摸法芮尔的头,然后回过头,用威慑性极强的目光注视着死神。
“她在侦查地形,那你在干嘛?”死神并不打算妥协。
“呵呵…你说呢?”天使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

“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看着浑身冒着粉红泡泡向远处飞去的两人,死神咬牙切齿地喊道。
天使搂着法老之鹰的脖子,回头朝死神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对,了不起。”
“安吉拉和新人的关系真好啊。”士兵76在一旁欣慰地感慨。

第二天的战场上,守望先锋和黑爪的所有人都有幸看到了死神追着奶打,然后被法鸡从天上射了一脸的场景。


第四次:从天而降的黄屁股
死神喘着粗气,有些狼狈地躲进了桥洞里。
他靠在墙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腹部受了重伤,血已将黑袍浸透。
“妈的,这群混蛋铁罐头…”他咬着牙骂道。
他用耳机尝试联系天使,但通讯里一片杂声,显然对方正处于恶战之中。
看来只能在这里等救援了…或者等死,那听起来也不错。死神甩了甩有些不清醒的头。
“莱耶斯,找到你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桥洞。
“莫里森…”死神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士兵76打开了一个生物力场,他感觉自己恢复了活力。
“安吉拉,莱耶斯安全了。”士兵从通讯里汇报了一下,然后蹲在死神的面前。
“能站起来么?”
“暂时不行…”死神调整着呼吸,感受着死而复生的快感。
士兵76查看了一下死神的伤口,拿出一卷纱布替他包扎。
“不用。”死神试图阻止他。
“生物力场不能替代包扎。”士兵76拨开死神想要遮挡伤口的手,“你从以前就不愿意带这些。”
“我不需要。”死神干巴巴地说,对方的不轻不重的触碰让他有些拘谨。
“这是保命的东西。”
“生命对于来说毫无意义。”
士兵76的手不易察觉地顿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很高兴你能来帮忙,莱耶斯。”他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没什么,我也讨厌那些废铁。”
“…并不是所有的智能机器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你少来教育我。”
士兵76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手上的纱布缠了最后一圈,在腹前打了一个结。
“好了。”他站起身,“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先去帮温斯顿他们。”
在士兵76迈开步的那一刻死神几乎是下意识地拉住了他。
“怎么?”士兵再次转过身。
死神能听出声音中的担忧与关切,即使隔了一层面罩,即使努力地保持冷静,死神依然可以感受到面前这个人为他而产生的每一次情绪波动。
这让他感到满足。
“再陪我一会儿,莫里森。”死神手上用力一拉,把老兵扯进了自己怀里,“比起包扎,我更需要这个。”
“太近了,莱耶斯。”士兵76皱着眉头想要离开对方的怀抱,“这会压到你的伤口。”
“你不奇怪我这么做的原因么?”死神用双臂牢牢锁住了士兵76,“莫里森,我其实一直对你…”
“莉娜!!!”
随着黑百合的叫喊,一个黄色的身影落在了桥洞外面。
死神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放开了士兵76。

“莉娜,放松,保持呼吸。”士兵76把猎空抱在怀里,努力帮她止血。
“医生大概五分钟之内会到。”黑百合挂掉通讯,“她能撑到那个时候么?”
“伤口很大,说不准。”士兵76抬头看了黑百合一眼,“她是为了救你?”
“我可没求她。”黑百合耸耸肩。
士兵76的目光扫过黑百合颤抖的手,没说什么。这时,他怀中的猎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微微睁开了眼睛。
“嘿莫里森,真高兴第一眼看到的是你。”女孩的声音很虚弱,但依旧带着活力。
“再坚持一会儿,莉娜,安吉拉很快就来。”士兵76安抚地抚摸着她的脸。
“哦…我想我可以。”猎空努力露出一个笑脸,“那个,莫里森…”
“你救的人很安全,就在旁边。”
黑百合在士兵76的注视下不情愿地走到猎空身边。
“我又多管闲事了,对么?”猎空轻声问道。
“……”
“我很抱歉一直打扰你,但是你看起来很孤独,我觉得,或许我能做些什么…”
“……”
“还有上次的约会我也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原来不喜欢仰望星空…”
她们还约会过?!死神吓得面具差点掉了。
“听着小傻瓜,”黑百合沉默许久后终于开口,“如果你能老老实实地闭嘴等救援,我就答应去吃你做的司康饼。”
猎空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乖乖地闭上了嘴。
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的吃瓜死神觉得他和黑百合再也无法愉快地一起杀人了。


第五次:跟着这节奏!
“陪我去。”
“不陪。”
“陪我去。”狙击手把枪顶到了黑袍男人的头上。
“为什么你不能自己去?!”
“那样会显得太积极,”黑百合一副理所当然地表情,“而如果带上你,我就可以和莉娜说我是为了陪非常想见士兵的你才来的。”
“…我以前不知道你原来这么不要脸。”死神盯了黑百合很久,憋出了一句话。
“得了吧,你心里明明想去的不得了,我们彼此彼此。”黑百合翻了个程度很高的白眼。

“你是为了陪艾米丽才来的?”士兵76靠在房间的阳台上,接过死神递来的茶。
“…对。”死神回答地有点心虚。
士兵76意味深长地看了死神一眼,然后移开目光,继续看着楼下打打闹闹的年轻人。
“可是莉娜和我说艾米丽是为了陪你才来的。”他悠悠地说。
死神一口水被呛住了。
“你是来看我的?”
“…不是。”
“我很高兴我们最终可以冰释前嫌。”士兵76熟练地把这个“不是”转换成了“是”,“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现在想起来,我做错了很多。”
“而我什么都没做错。”
“能像现在这样,和老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我觉得很开心。”士兵76苍老但依然充满魅力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从死神的眼里一路印到了心底。
死神觉得这个时候不吻上去简直对不起全世界的鬼魂。
他伸手扣住了士兵76的脖颈,慢慢地凑近。
“闭眼,莫里森。”
士兵76并没有躲闪,而是顺从地闭上眼睛。
有些事情两人早已心知肚明,他们只是缺少一个最终的确认。
在他们的嘴唇只相距1厘米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摇滚乐。
“哟!这是我的新歌!”卢西奥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来,“大家跟上节奏!哟!哟!一起摇摆!”
“……”
为什么这群奶都这么讨人厌?


第5+1次
“哼…”士兵76睁开眼,看着死神脸上纠结的表情,笑了。
“你笑什么?”死神不爽到了极点。
这TM都第几次了?!
在过去的某一个时刻,他曾以为自己永远都没办法和莫里森告白了。而再次见到士兵76的时候他在心里偷偷给那个时刻的自己划了一个叉,贴上了傻逼的标签。
不过现在他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简直不能更明智,现在的自己才是傻逼。
正当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触感贴上了他的嘴唇。
“?!!!!”
“别走神,莱耶斯。”几秒后士兵76退了回去,他的脸微微有点红。
死神在原地石化了很久,久到士兵76开始担忧地在他眼前挥动手臂。
“莫里森。”
“嗯哼?”
“我想上你。”
“……”
死神躲过了士兵76恼羞成怒地拳头,把对方紧紧抱在怀里。
窗外依旧是震天响又难听的摇滚乐,混杂着一些尖叫和笑声。
不过管它呢。


第零次:某个时刻
他已经记不得这是他们第几次争吵。
“莱耶斯!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两句么?”金发的青年涨红了脸,愤怒地吼道。
莱耶斯只是回报以冷笑。
“有什么好听的?我的立场都已经表明了,而你——你们,显然不打算采纳。”
“你这个顽固的混蛋!你从来都不肯改变哪怕一点点!”
“既然你知道,那何必老来找我?我们都知道没什么好谈的。”莱耶斯挑了挑眉毛。
“因为我希望你可以站在我这边!”莫里森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委屈,“我觉得很累,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去面对这些,像以前那样……哪怕一点也好。”
他咬了咬嘴唇,控制住情绪,然后冲着莱耶斯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可以走了,莱耶斯,很抱歉浪费你的时间。”
莱耶斯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和苍白的面容,突然很想冲上去抱住他。
他们立场不同,但这并不妨碍他被面前这个人所吸引。他爱这个人,从很早开始就是如此。
而莱耶斯现在无比地想要告诉他。
“莫里森,”他站起身,走向颓唐的青年,“你不需要试图改变我的立场…我是说,即使立场不同,我也愿意和你…”
那场爆炸在这时发生了。
我就差一秒钟。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莱耶斯想。
但我大概永远都没法说出口了。

(发完屎就跑,真TM刺激。)

评论
热度 ( 925 )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