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登超】天外来氪·下

piggiewen:

一鼓作气写完啦!!!就不高兴再分中和下,直接结束吧


我的狗血属性暴露无遗嘻嘻嘻嘻嘻,开心~~~旋转~~~~~


(((((但是视频还不知道在哪里..遁


-------------------------------




天外来氪·下




10.

那一天的亚瑟,终于切身感受到了来自联盟顾问的威严。

他听到布鲁斯对躺在沙滩上的两个一看就在装睡的超人说:

“如果你们两个同时用冷冻呼吸,有没有可能把亚特兰蒂斯冻起来?”

“我一个人就可以,”克拉克率先爬了起来,甩了甩湿发,“或者也可以试试扔进沙漠。”

“……”

亚瑟潜回海里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幸好他把布鲁斯钉在墙上的时候,超人还在坟里躺着。

11.

不止是哥谭的反派们,大都会的反派们也是苦不堪言。本来平时做坏事就已经很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了,不知道最近的超人是精力过剩还是心情太好,变得愈发勤快起来。

人们议论猜测着最近上镜率越来越高的超人到底遭遇了什么,也许超人是想缓和与政府的关系?抑或是对已经很低的犯罪率仍然不够满意?

只有“超人也许是性生活不和谐”的小道消息在反派们中传了开来。

12.

毕竟自从另外一个氪星人从天而降之后,他就快一个多月没再能踏进过布鲁斯的玻璃房了,只有中间某一天布鲁斯趁着大都会的酒会活动偷偷跑来克拉克的公寓约了个十分匆忙短暂的会,一到入夜他便又使命感上身执意要回哥谭夜巡。

在克拉克决定夺回主场的这个周末,他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出现在了布鲁斯的玻璃房子里,他在卡尔面前熟练地使用着厨房用具,在流理台前各种忙碌,告诉他布鲁斯早上最爱吃他做的煎蛋三明治,碗碟刀具各自在什么位置,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等布鲁斯回家看到两个氪星人面对面坐在饭桌前,而桌上摆满了十来个盘子时,心情的复杂程度是难以用文字表述的。

“克拉克,不要再帮我切牛排了。”

“克拉克,我吃不下了……”

“克拉克!!!”

13.

而吃完晚饭后的时间更加煎熬,克拉克显然并不打算走,他洗完澡只穿了条睡裤,就这么光裸着上半身双手交叠撑在脑袋后大剌剌地躺在布鲁斯的大床上,他显然在等待什么,而布鲁斯却一直在电脑前忙碌着什么迟迟不愿过来。

最后他只等来了另一个氪星来客。

“今天我替布鲁斯夜巡,这样你就可以和布鲁斯睡在家里了,这样可以吗?”卡尔垂着手臂站在他面前,笑的不能更纯良。

心机,克拉克想,这简直太心机了!

“不,我们两个一起去,让布鲁斯好好睡觉。”克拉克从床上跳了起来,说着就拽住卡尔要往外飞。

理所当然地被脸色阴沉的布鲁斯拦了下来。

“你先把衣服穿上好吧?”

那一天的哥谭,既没有打雷也没有闪电,甚至连风都是那么轻柔,但那一天的哥谭,却笼罩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每一个伺机而动的反派,都看到了滴水兽上的蝙蝠侠,和他身后飘着的两个超人类。

哥谭反派手册在那天之后又多加了一条:

如果看到蝙蝠侠身后跟着两个会飞的人,立刻逃,逃的越远越好。

14.

巴里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场风波里受波及最严重的人,一方面是克拉克对他关于“把那个氪星人传送回去的装置弄好没有”的追问越来越紧迫,另一方面是这个氪星人本人似乎并不太想回去,他仿佛已经适应了在这个宇宙的生活,他在巴里面前总是无比温柔放松的姿态让巴里不要有压力,自己并不急着回去。

而布鲁斯只是让他按照正常进度来,不用太放在心上,但也不是真的就不去好好研究那个装置。

“所以我到底是该快点弄还是慢点弄还是不要弄啊?”

看不下去的戴安娜决定要跟两个氪星人都好好聊聊。

倒不是说两个超人对联盟造成了什么影响,老实说多了一个战斗力强大的超人对联盟只是锦上添花,何况这另一个宇宙的超人非常的和善单纯好相处。但他毕竟不属于他们这个宇宙,他的宇宙才是真正需要他的地方。

这个宇宙,已经有属于自己的超人。而布鲁斯,也已经有属于他的克拉克了。

15.

布鲁斯被戴安娜支去解决临时任务的这天,克拉克和卡尔如计划中的一样在滴水兽上相遇了。

“这是一个阴谋,我猜,”克拉克叹了口气,“我想我们该聊聊了。”

“嗨克拉克。”卡尔没什么太大想法,热情地和克拉克打招呼,他还是穿着便服,布鲁斯禁止他穿自己掉下来时穿着的那套超人服装,还总是说那套制服太丑了——“论时尚感的丧失,超人只会输给超人”——这是布鲁斯的原话。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吗?”两个人默默无言了半个小时后,卡尔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因为我喜欢布鲁…”

“你不是喜欢他…”克拉克抬手打断了卡尔的话,“你只是以为他是你的蝙蝠侠,所以你以为自己喜欢他。”

“……但我并没有要故意打扰你们的生活,”卡尔沉思了一小会,却并没有反驳什么,“也许我只是因为失忆了,忘记了这些情感该是什么样的。”

克拉克看着这个既是他又不完全是他的大个子叹气,也跟着叹气。

他总不能总是这样跟自己的“同位体”置气吧,布鲁斯说的他也能够理解,他在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我们经历了很多才在一起,他对于我来说,不止是‘爱’的意义这么简单。”

克拉克看着哥谭的天空微微走神,眼睛里闪烁着不易被察觉的光芒:

“他像是我最盛大的梦境,有时候是大海中最汹涌的波涛,或者更像是…星光,最璀璨的那种。”

卡尔听着克拉克的描述发着怔,同样是记者,为什么克拉克的表达听起来那么动人?

“你别忘了,我可是有望拿到普利策奖的记者。”像是感受到卡尔在想什么,克拉克摆开了个友善的笑容,拍了拍卡尔的肩膀。

“我想你应该多笑笑,布鲁斯喜欢你的笑容。”

“哦是吗?”克拉克心情大好,“他这么跟你说了吗?”

“没有,我猜的,因为布鲁斯说你摆着张臭脸的时候比我难看多了。”

“……”

16.

日子相安无事了好一阵,就连传送走卡尔的装置也接近完工,直到几个难缠的魔法师盯上了哥谭,而并没有被呼叫的卡尔在看到新闻后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克拉克早就有了不少对抗魔法的经验,卡尔却不然,他在到达战场的一刻少有的慌张了,不远处围攻着戴安娜的其中一个魔法师眼尖地盯上了他。

而紧随着克拉克想要帮他分担的布鲁斯最先发现了情况有多不妙,他迅速分析了下局势就想去到卡尔身边,却被克拉克奋力腾出的手拉住了。

“他根本没有办法抵抗魔法!”

“你也没有办法!”克拉克顶住攻击,想要拖住布鲁斯,“让我去!”

“任何一个宇宙都不能失去超人。”布鲁斯没去管克拉克绞在一起的眉毛,身体先于意识,冲到了应接不暇的卡尔身后,他认命地闭起眼睛,却没有预期中的疼痛或不适。

光亮消失,他睁开眼睛,发现克拉克正半跪在他身侧,替他承受住了大部分攻击,而那个魔法师已经被及时赶来的戴安娜绑住了。

“世界不能失去超人,”克拉克摇摇晃晃倒到布鲁斯身上之前,却微微笑了起来,布鲁斯看着他虚弱的笑恍惚的想,他的克拉克,笑起来能看到世界上最玲珑的虎牙。

“我也不能失去你。”

这是克拉克失去意识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17.

在魔法带来的强烈冲击消退之前,克拉克已经昏睡了七个小时了。

卡尔看着布鲁斯一开始还在不声不响地继续做自己的事,但三个小时之后他的不安就显露无疑,他开始心不在焉,最后他彻底放下了手中的事,坐在了克拉克的床边不再有什么动静。

于是卡尔也拖了张椅子在布鲁斯的旁边坐下,他们彼此之间沉默了好一阵,最后是卡尔先开口了。

“我很抱歉,也许我不该来添乱的。”

“…不是你的错,”布鲁斯终于抬起眼看了看他,“不要放在心上。”

“我以为你生气了。”

“不,我只是…”布鲁斯摇摇头,又叹了口气。

“我只是…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卡尔能从布鲁斯的语气里听出些苦涩和担忧,“不想失去他第二次。”

“你很爱他。”卡尔喃喃自语着,像是他从来没注意过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一样。

“是啊。”布鲁斯顺着他的话回答,直截了当,没有迂回,仿若关于他对克拉克的感情不需要有任何隐瞒,“我很爱他,真奇怪,为什么我从来没和他说过我很爱他?”

卡尔转过目光去看布鲁斯,看他留下岁月痕迹的侧脸,看他染上些微灰白的鬓角,看他挑剔不出缺点的五官,看他停留在克拉克身上久久不愿离开的眼神,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担忧、不安、害怕、不舍,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那满满溢出的,大概就是被称之为爱的感情。

18.

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终将会遇到你的蝙蝠侠。

他的蝙蝠侠,是不是也会像这个世界的克拉克形容的一样,像最盛大的梦境,像大海汹涌的波涛,像宇宙间璀璨的星光……像眼前的这个人。

他是不是也有机会在危险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保护他不受伤害,对他说,我不能失去你。

我不想失去你。

这样的情感,又有没有资格被称为爱?

19.

克拉克昏睡了整整一天后,终于喊着布鲁斯的名字醒了过来。

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布鲁斯略显憔悴的脸给克拉克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他甚至没管周围有多少同事在场,使力把布鲁斯拽进了床铺里,拥着他缠绵了好一会儿。

很难得的是布鲁斯并没有抗拒,他任由着克拉克的行为。卡尔远远地看着,他很少看到布鲁斯露出如此温柔又幸福的笑脸,好像只要是在克拉克面前,在布鲁斯身上发生的一切就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20.

宇宙如此浩瀚无垠,而我掉落在这个世界的那天,仍然第一眼就看到了你。

只是当时的你,又在看着谁呢。


卡尔想,也许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21.

卡尔要离开的前一天,联盟所有人在布鲁斯家里举行了个简单的聚会,所有人都和这个氪星人郑重地道了别。

他用力地拍着克拉克的肩,用说不清的心情一遍遍的重复,不要让布鲁斯受伤,一定不可以让布鲁斯受伤。

“我不会让他受伤的。”克拉克抱了抱这个可爱的大个子,像是什么承诺。

隔天所有人都默契地按照卡尔的要求,没有出现在蝙蝠洞,而只有布鲁斯如他意料之中的,站在他掉落的地方,那旁边,就是传送的金属台。

“我要事先说明,”巴里准备了又准备,才带着不舍的开口,“和你来到这个宇宙时一样,再次传送时,你有可能会再次因为空间的扭曲和断裂而失忆。”

“……这是什么意思?”卡尔看看巴里,又看看早就事先知道这件事的布鲁斯。

“就是……你有可能会忘记我们,”巴里不太敢去看卡尔的眼神,他扭头补充道,“99.99%的可能”

卡尔没再说话,他和布鲁斯面对面站着,安静地看着巴里做完了所有准备后,按下了启动按钮,他们先是看到金属台四周散发出了刺眼的光线,而卡尔渐渐在奇异的光束中慢慢变得半透明。

“我也会在我的宇宙遇见巴里、维克多、戴安娜、亚瑟、阿尔弗雷多…”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卡尔认认真真地念着每一个名字,“还有布鲁斯吗?”

“你会遇见的,”布鲁斯笑了,他总是能被这个过于认真的氪星人逗笑,“你也会成立自己的联盟,遇见你自己的蝙蝠侠。”

“如果他们的样子和你们不一样呢?”

“没关系的,”布鲁斯笑的愈发温柔,“等你回去的时候,你就会忘记我们了。”

“但我不会忘记你的。”卡尔一字一句,每一个音节都显得过分用力。

“……”布鲁斯有一瞬的沉默,然后他凑上前去抱了抱已经几近透明的卡尔,“说再见吧。”

卡尔也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我不会忘记你的,布鲁斯。”

22.

再见。

布鲁斯只是在心里又默默说了句再见,

他慢慢合上双臂,最终拥抱到了自己。

23.

克拉克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玛莎担忧的脸,而农场不远处还有星星点点的火苗,提醒着他这次的降落有多惊心动魄。

“噢我的孩子,”玛莎慈爱地抚摸着克拉克的脸,“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他在熟悉的苹果派的味道中渐渐清醒了过来,他兴奋地和玛莎讲述着星际旅程中的一些事,和他分享着他所找到的关于氪星的一切。

“我还看到了我父亲的残影,他告诉我…”他晃了晃脑袋后顿住了,“我好像忘了我父亲跟我说什么了…”

“慢慢想,总会想起来的。”玛莎慈祥地笑着,安抚着自己的儿子。

24.

回来后的克拉克,生活也并没有因为这五年在地球上的空缺有太多的改变。

星球日报留着他的位置,这个世界也依旧需要并爱戴着超人,只有偶尔的一些诡异的残影,会困扰着他。

残影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洞穴,时不时会有蝙蝠从头顶簌簌飞过。他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见一束光亮,有个虚无的人影站在那里。忽明忽暗的世界里,克拉克能听见自己临空无凭的心跳声。

他张了张嘴,有个名字要冲口而出,但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25.

因为没有相遇,所以也无谓分离。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26.

今天的克拉克也和反派奋力苦战着,他飞越了好几个城市的上空,却在临经哥谭时被狡猾的反派用武器打中,硬生生从空中掉了下来。

从短暂昏迷中醒来的克拉克,发现自己已经被拖离了他砸出来的那个大坑,而他确定身边这个身着黑色制服带着头套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蝙蝠侠。

蝙蝠侠救了超人?如果被报道出去的话,一定又是桩了不得的大新闻。天知道蝙蝠侠真的只是刚好在飞跃两幢大楼时差点被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家伙砸中而已。

克拉克对上了蝙蝠侠隐藏在面具后含义不明的视线,嚅嗫着嘴想说一声谢谢,开口的话却变成了一个从未有过交集的名字。

“布鲁斯?”

喊出名字的瞬间,克拉克的胸口充盈了一种难过的情绪。

奇怪…为什么会喊出这个名字。

怎么会呢,明明没有见过,却又像是,好久不见的样子。

27.

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他对一个人说,我不会忘记你,布鲁斯,我不会忘记你的。

好奇怪,这些模模糊糊的画面,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了?

28.

经过我记忆的人有那么多,我却最想找到你。

不管被遗忘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想试着寻找一次。

可惜。

可惜我还来不及遇见你,就已经失去了你。

29.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赶回蝙蝠洞后第一时间脱下头套坐到了操作台前,“你说大都会那个穿红内裤的超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夜还很长,布鲁斯有的是时间好好做一番调查。

30.

而上一个故事的结局,通常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

END

评论
热度 ( 453 )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