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超/本蝙/登超】天外来氪·上

piggiewen:

【概梗:还没遇到贝蝙的登超掉进了亨超本蝙的宇宙,失去了部分记忆,甚至以为本蝙就是他的蝙蝠侠】



狗血爱好者的无聊脑洞,本来是视频的脑洞但是素材还没收集够,就…再说吧(x


视频和文写出来为什么完全两种风格啊???????


说好的《爱我还是他》呢?????


--------------------------


*都是私设,毫无逻辑,比如老父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未来什么的,你的蝙不是你的蝙,但他的超永远是他的超(bushi
**时间线是登超还没遇见贝蝙(最后会出现的啦



《超人归来》开头,超人离开五年后回到地球,掉落在了玛莎的农场。
但这次,他掉落在了布鲁斯的蝙蝠洞里。

——你终将遇到属于你的蝙蝠侠,但我不是你的蝙蝠侠。

1.

克拉克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蝙蝠洞的一片狼藉,还有在一堆屏幕前交头接耳的两个人。

“我猜他是掉错宇宙了,”巴里仍忙着在操作台上敲敲打打,“速度太快、平行宇宙什么的…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就像你跑太快总没好事情一样,”布鲁斯替巴里总结,“我明白了。”

“所以我现在在哪里?”躺在检查台上听了半天他们对话的克拉克终于找到时机插嘴。

布鲁斯踱步到他身边,把他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还记得什么吗?”

“我记得我叫克拉克·肯特,来自氪星,”另一个宇宙的克拉克从冰冷的金属台上爬了起来,指了指胸前的S,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有些过分的笑容,“人们也叫我超人。”

又一个超能力氪星人,布鲁斯心生戒备。而克拉克却像毫无察觉似的,依然灿烂地笑着,盯着布鲁斯尚未来得及换下的制服移不开眼。

“你是蝙蝠侠吗?你是蝙蝠侠,”他自问自答着飘了起来,靠近了布鲁斯,微微低头俯视着他,笑容温柔,“在氪星飞船上,父亲的残影告诉我,这次回到地球,我将会遇到我的蝙蝠侠,然后我们会成为最好的搭档。”

“所以你是我的蝙蝠侠吗?”

2.

“有没有可能他落地的时候撞坏脑袋了?”虽然钢铁之躯不太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但毕竟是从太空直接掉落到蝙蝠洞,毁掉了半个蝙蝠洞的冲击力也不是开玩笑的。

在巴里再次把这个超人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后得出的结论是,也许是空间的扭曲和断裂致使他失忆、性格有了部分改变也说不定。

好吧,布鲁斯想。

这就很麻烦了。

特别是当他的克拉克飞进蝙蝠洞看到另一个穿着超人制服的奇怪的家伙跟在布鲁斯身后飘来飘去时。

3.

“克拉克,事情是这样…”

“不我不是喊你,你继续做你的事…”

“好吧,”在第五次他喊克拉克而两个人同时飞来他身边时,布鲁斯捋了捋头发,朝向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氪星人征求意见,“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下你们各自的名字,暂时我们都用卡尔称呼你可以吗,氪星之子?”

“没有问题。”终于用蝙蝠洞的咖啡机鼓捣出两杯咖啡的卡尔依旧很温柔地笑着,无视掉了蝙蝠洞里的另外两个人送了一杯咖啡到布鲁斯面前。

“那我们还是叫你克拉克。”布鲁斯伸手想接咖啡,被自己宇宙的克拉克抢先接过了。

“这个时间让他喝咖啡,会影响他晚上的睡眠。”克拉克一秒就干掉了这杯咖啡,然后硬生生挤到了卡尔和布鲁斯之间和卡尔面对面着,他想他要是再不做出点什么措施,这另一个氪星人恐怕就要当着他的面贴上布鲁斯的后背了。

卡尔立刻退开了距离,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观察到他的新陈代谢速度有些下降,猜想他因为我而疲劳了,所以……”

“不许对他使用透视!”

“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关心我的蝙蝠侠……”

“他不是你的蝙蝠侠!”

布鲁斯放弃般地捂住了耳朵。

这个莫名其妙紧张起来的氛围是怎么一回事?

巴里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个大新闻告诉联盟的同事了。

4.

“肯特少爷,我说过了,在韦恩老爷的所有衣服上加入铅的成分是不切实际的。”在克拉克第无数次出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提出这个无理要求时,阿尔弗雷德依然非常平和地这么回答了他。

“何况,我觉得另一位肯特先生是个好人,像您一样的好人,”他给这个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的年轻人递去了一碟小甜饼,“否则我也不会同意韦恩老爷要他住进自己家的决定了。”

克拉克震惊地抬起头看向老人,“等等,你说什么?住进他家?哪个家?那间透明的玻璃房子吗?”

“是啊…韦恩老爷他……”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克拉克已经顾不得礼貌直接消失不见了。

5.

克拉克找到布鲁斯的时候,他正向卡尔介绍着房子的结构,这个敞开式的空间没有多余的房间,看起来布鲁斯又为他在算得上是客厅的地方布置了一张床,辟出了一块空间给他当“卧室”。

他瞪着那个整天挂着笑容仿佛脸部肌肉不会僵硬的另一个氪星人,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热视线。他在屋子外面飘了好多圈后,布鲁斯才终于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他降落在推门而出的布鲁斯面前,怒气冲冲。

“你竟然没有告诉我他要住进来!”他的爱人家里住进了另一个体质和他完全相同的氪星人,而他却没接到通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克拉克都觉得自己有理由生气,“不能随便找个房子给他住吗?”

“他也是氪星之子,有令人敬畏的力量,何况他现在有可能是失忆甚至性格大变,我需要盯着他。”布鲁斯送上了一个吻,中年人独有的说服力,一番唇舌交缠后克拉克的怒气算是缓和了下来。

“你可以让他和我住。”

“……然后眼睁睁看着你俩毁了你那可怜的小公寓吗?克拉克,他是未知宇宙的另一个超人,从某一种层面来说,他也是你。”布鲁斯看着克拉克,眼神清亮诚恳,亮晶晶的让克拉克有一种想再次吻上去的冲动,“我无法对‘你’置之不理。”

好吧,克拉克想,这可真是冠冕堂皇无法反驳啊。

6.

卡尔住进布鲁斯家后,布鲁斯给他订立了许多规矩,比如禁止在别人面前使用超能力、禁止在白天穿着他那套超人制服、禁止出现在大都会等等,他其实没指望这个整天傻笑的大个子会遵守,但他竟然非常听话的遵守了。同时布鲁斯也给了他联盟的通讯器,偶尔遇到难对付的状况而克拉克脱不开身时,他也会呼叫卡尔,他需要观察卡尔对联盟的态度,培养他的团队合作能力,这也许对他回到自己宇宙后建立另外一个宇宙的正义联盟有所帮助。

而这对卡尔来说,仿佛是某种许可,在被呼叫过第三次以后,卡尔开始时不时会出现在蝙蝠侠夜巡的时候,他总是挂着的闪亮笑容,让布鲁斯有脾气也发不出。

他想,这个氪星人掉落在完全陌生的宇宙,失去记忆,无所适从,甚至把自己错认为是他的蝙蝠侠,这让布鲁斯在某种程度上觉得他很可怜,因此对他的行为多了许多宽容。

而如何把他传送回自己宇宙的问题他和巴里依旧在日以继夜的研究,只是目前仍是毫无头绪。倒是从这个氪星人从天而降以后,另一个氪星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今天也是本该在星球日报的小隔间里写文章的小记者,又出现在了韦恩总裁的办公室。

克拉克抱着布鲁斯窝进沙发里,享受难得的两人时光,两个人交流着除了联盟工作以外的其他任何琐事,然后吻越来越缠绵炙热,他把布鲁斯压进沙发里,剥开他的三件套,而自己也解开了皮带……

“嘿布鲁斯,你吃中饭了吗?我做了新鲜的沙拉。”克拉克在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的瞬间用超级速度给布鲁斯裸着的上身裹上了外套,老天,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氪星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的那个宇宙没有敲门这个礼仪吗?”克拉克已经穿戴好了衣服,一脸怒意。

而早就接受了这个克拉克对他面色不善的事实的卡尔,完全无视了他,把沙拉送到了布鲁斯的面前,叮嘱他快点吃以后又快速消失了。

“他都开始给你送餐了?”克拉克盯着那盒沙拉仿佛要把它烧穿。

“…是阿福交代他做的。”

“这种事应该交给我做才对吧?”

“别忘了你是个要上班的记者!”布鲁斯觉得头在隐隐作痛,“而他很闲。”

“你还给他买了新衣服?你可以拿我的给他穿。”

“他比你…高一些,”布鲁斯有点尴尬地移开眼,他的表现在克拉克看来就像个出轨被抓包的人一样,虽然他们都知道布鲁斯并没有,“肌肉和身形也和你的不太一样…”

“你连这个都知道?!”

布鲁斯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7.

除了克拉克,哥谭的反派们最近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本来有个红披风的家伙总是从天而降帮着蝙蝠侠一起收拾他们已经够受的了,最近晚上又冒出来一个穿着睡衣傻里傻气的人总是毫无预兆就出现在蝙蝠侠身边,而且这个人也有超级速度、钢铁之躯、力大无穷……

蝙蝠侠的生活作风也和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的生活作风一样混乱吗?同时和两个超人类交往?或者是搞暧昧?然后利用他们来整顿哥谭?

这太可怕了!

8.

在认清了目前的局势后,两个超人和蝙蝠侠之间的修罗场成了联盟成员们闲暇之余的乐趣。

在又一次击退外星人、而卡尔跑来帮忙结果和克拉克一起被某种不明武器击中掉进海里后,亚瑟左右手各拖着一个仰面朝天漂浮在水里的超人冲布鲁斯问:

“你掉的是这个整天傻笑的超人,还是那个苦大仇深的超人?”

9.

怎么说呢。

据阿卡姆最近越狱失败又被丢回去的反派们说,就算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今天的蝙蝠侠脸更黑了。

TBC

评论
热度 ( 505 )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