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薄暮13-14

夜莺与破晓歌:

【R76】薄暮13-14


※电影《鹰狼传奇》AU,请勿转载


传送门:1-23-45(动物园车,慎)6-789-1011-12


下周出差,停更一次。


※本次更新锤麦CP暗示注意!注意!注意!




13


麦克雷龇着牙:“哈娜,你快撤,我提不动他了。”


女孩闻讯,恋恋不舍又最后捏了把软绵绵的肉垫,飞快逃回石像鬼肚子里。她扒拉着构成物的视界边缘,紧紧盯着麦克雷的一举一动。


“莱耶斯,你别咬我啊,我现在就把你放回地上,千万别咬啊。”


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曾经被莱耶斯追得满基地跑的讨饶狐狸了。莫里森嘴角带笑,瞧着麦克雷先将黑豹的爪子放回地面,空闲下来的手立马同另一只手一起捏上大猫后颈,他身子拱起后退,一步步企图离开对方的攻击范围。


这摸样挺蠢的,而且实际效果也不怎么样。莫里森走到女孩的身边,弯起手指敲敲石像鬼的脑袋:“哈娜,要来点面包吗?”


就在麦克雷松开莱耶斯的瞬间,黑豹扭头发起了进攻,他所有的爪子都暴露在空气里,像弯刀,又或是晃眼的流星,利爪勾住牛仔围在身上的红色领巾,猝不及防间将人整个儿拍倒在地。所有重量蹲坐在男人脊椎上,大型食肉动物哈着气的嘴徘徊在麦克雷脖颈边缘,牛仔企图逃离,又被对方一巴掌将后脑勺紧紧按牢。


“看好了。”莫里森示意哈娜关注战局,马上就要迎来搏击战最有趣的部分——起先两个棕红色的小尖角从乱糟糟的发丝里冒出来,女孩发誓要是先前有这个东西,麦克雷是绝对戴不上牛仔帽的。接着她惊讶地发现它们长到一定程度就止住,服帖又柔软地耷下贴紧头皮。哦,还有他身后:尾椎不知道何时钻出一条蓬松的大尾巴,讨好般有下没下地蹭着黑豹的爪子尖——她吃惊地瞪着莫里森,对方淡定地塞给哈娜半只剥好的橙子。“杰西从小就这样。”莫里森解决了自己那份晚餐,和女孩子扯了几句,“以前他可没少挨莱耶斯打,有时被打狠了,虽然嘴上从不服软可是耳朵尾巴总会先跑出来。”


他瞄了一眼已经几乎趴地求饶的麦克雷,觉得再不出手事情可能就要向不可挽回的方向一去不复返。“好了男孩子们。现在,都给我从对方身上下来,晚饭时间到了。”


莱耶斯歪着脑袋似乎在权衡着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思考太久,非常配合地挪开腿,一脸嫌弃地收回爪子让恢复自由。不过瞬间又扭头对男人龇起了白牙以示威胁。麦克雷抖抖耳朵,神色复杂地看向莫里森:可怜兮兮却又滑稽有趣。


白发士兵将包好的面包丢给狐狸,自己则拿着生肉去伺候脾气暴躁的毛球了。


麦克雷慢吞吞挪到石像鬼身边,嘴里塞得满满当当:“你瞧,杰克有的时候就是那么偏心。”


“嗯……莱耶斯一分,杰西零分。”


“你在算什么分数?”瞧瞧那边,吃个肉而已至于把身体全压在莫里森身上吗?


“可爱度呀。肉垫果然是猫科动物的美学。”


麦克雷对此嗤之以鼻。“太肤浅了。”他义正言辞地指出,之后一屁股坐下挡住石像鬼的视线窗,耳朵不断故意在女孩视野前抖动。


既然你如此诚心诚意地找捏那我也不客气了。女孩伸手地用力揪了那对红棕色的耳朵,意外发现这轻薄又温暖的小东西柔软程度不亚于刚出锅的棉花糖。“温柔点儿!”麦克雷佯装躲闪着,“既然你摸了,那通融一下可不可以给我加一分?”


“这可不行,先生。”女孩子脸笑得红彤彤,眼眉弯弯:“用户体验时间太短,无法做出评价。”两双棕色眸子对望许久,然后猛地笑作一团。


莱耶斯动了动身体,带着不解的目光瞟向他们,随后轻轻咪唔叫唤着,厚爪子不断往莫里森身上扒拉,好催促他快点将两个噪音源给掐掉——黑豹今晚已经被两个小崽子弄的心烦意乱几欲爆发,但是杰克在身边也不好发作,红色眼睛眯成一条缝:等待明天的太阳升起来吧,总有机会报复他们。


莫里森大概猜到莱耶斯想表达的意思。男人清清嗓:“哈娜,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吧。”他指指先前找到的小房间催促着:“外面冷进屋去。这儿我们守着。”


女孩嘟起嘴,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听从对方的话。虽然睡在石像鬼身体里与睡在房间本质并无区别,但她还是好心决定给外面久别重逢的人们留有一点私密空间。


虚掩的门轻轻合上,哈娜躺在石像鬼的肚子里,蜷起身子,心脏怦怦直跳。冒险的每一天总带给她太多有趣又魔幻的回忆。“早知道杰西那么好玩,”女孩子自言自语,“那还干嘛冒着生命危险去摸莱耶斯的肉垫。”不过当她再度回忆起那带着幸福的触感时,又不禁被满足感所填满了。


差不多该睡了。


阖着眼伸手环住膝盖,脑子里胡乱窜动着恶质的计划:总有一天,势必也得摸摸麦克雷光滑的大尾巴才行。


 


牛仔冷眼看着自己师傅懒洋洋地横趴在地,像条脾气不好、漆黑又修长的抱枕。莫里森依靠着对方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后背,直到找到某个舒服的姿势才停下。


好极了,昨日重现。想当年自己去莫里森办公室交报告时候,也没少见他们腻腻歪歪。


麦克雷无奈地扫视废墟中其他可以将自己与这对老家伙隔开的砖墙,自以为毫无破绽地移动着。莫里森有些头痛地发现对方的小动作,他招招手:“杰西,过来。”


被点名的人一激灵:“额……不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黑豹咧开嘴,牙齿在火焰里反出橙红的光芒来,瞧瞧莱耶斯,他想。都变成这样了,还不忘记嘲笑人。“杰西,过来。我有些事想问你。”


莫里森的神情严肃,没有笑容。他的眼神就像晚霞时候的海,远离沙滩远离人群,黑压压酝酿着什么。太平静了,悲凉而痛苦,简直不属于这个世界。“说吧。那个能管住你的家伙在哪里?”


 


14


莱因哈特·威尔海姆曾经是恶魔对抗军里唯一的半身人——当然,这个历史直至杰西·麦克雷的到来而轰然终结。


科迪亚克棕熊种,脾气却是整个队伍里盖戳的宽厚,就算彼时某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狐狸故意找茬,挑衅地问了他很多关于半身人较为隐私的问题,高大男人也没有轮着对方大尾巴让牛仔变成划过天际的流星。他反而认认真真连续几个月将还不能控制身体变化的年轻人捉在身边,向他传授半身人真正的潜能——等下个季度体能考核时,齐格勒向莱耶斯报告表示这种互助小组非常不错可以继续推行。


虽然名义上麦克雷还是隶属于莱耶斯所带领的小队,不过从相处时间来看,棕毛狐狸与同族的朋友更加亲密。莫里森感激地表示莱因哈特劳您费心;莱耶斯则乐得把闯祸鬼打包送人。


 


在战争胜利之前,莫里森就今后的去向与队员们讨论过。他记得麦克雷吊儿郎当的态度,叼着雪茄的牛仔说不愿意和指挥官先生一样,不但要听从上级指示,结束任务后还要继续提交繁琐又狗屁不通的报告;他想去帝国边疆或者任何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我的小狐狸,”莱因哈特笑起来声音隆隆作响,“想不想同我一起回艾兴瓦尔德?那儿离直布罗陀可远了。而且森林、溪流、城堡……”说起家乡,独眼男人脸上爬满眷恋,他绞尽脑汁试图罗列可以作为卖点的优势,结果到头来却和词穷与单薄为伍。大个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总之,是个不错的地方,对了!还有热腾腾的咖喱烤肠呢。”


大家都被莱因哈特滑稽的样子逗笑了出来。只有牛仔压低帽檐暗暗地看不清表情,不过声音上昂,带着些揶揄的意味:“这听起来可真不错,老狗熊。”


麦克雷在艾兴瓦尔德呆了很长一段年月。


直到某个秋高气爽的清晨,他从电视上看到了枪决执行的新闻——那时牛仔正悠闲地坐在木头摇椅上享受着蜂蜜面包带来的甜味。还没等他从震惊中脱离出来,法师们撤离的浪潮又如飓风过境侵袭着整个国家。


他回忆着,从那天起,漆黑的夜幕笼罩着森林的每一条枝叶,横扫着一切,四周如同被深邃之海包裹的岛屿,林地几乎听不见小动物们吵杂的叫唤了,可是从前这里处处都是生机与欢乐。恶魔在暗处破坏了一切,先是摧毁了英雄,接着是安逸,等到好像满足了破坏与征服的欲望而要撤退之时,又再次卷土重来,落在帝国的中枢上,又或者深埋每个人心里。


麦克雷终于再次重新拿起维和者,莱因哈特换上战时标志性的银骑士战甲,和舒服的生活做了告别。


他们本想着先去直布罗陀证实莱耶斯与莫里森死亡的真实性后,接着再展开对法师的救援,却不料还没离开森林就遇见了大批企图涌入的恶魔残党。两人只能投身到没有尽头的保卫战里去了。他们战斗、巡逻、相互治疗,时间慢慢流逝,终于将最后一只恶魔从艾兴瓦尔德的版图上拔除而去。


小动物们又回归了林地,麦克雷听见草丛后久违的窃窃私语:南归的大雁们谈论起一只奇异的猎隼,它们记得他在太阳落山时羽毛尽褪变成有着浅色头发的人;郊狼们诉说着在漓江塔见过的嗜血黑豹,他不计后果地攻击农舍家畜却在第一缕朝阳照耀下生出人类的四肢——从唧唧啾啾又多嘴的麻雀那里,他获得了更多的情报:这两个被诅咒的生物形影不离,骑着一匹黑色奔马途径帝国各处。从描述里麦克雷发现他们同自己记忆里的样子稍有偏差,不过却还带着熟稔的影子。


牛仔咧了咧嘴角,雪茄差点掉地上。他赶忙抬起头,重重地吸上一口,辛辣的味道流经肺里,兜兜转转又从鼻子里喷出。麦克雷笑起来,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莫里森请相信我,莱因哈特直到上周还和我呆在一起呢。他很好,没有受伤也没有老得走不动路。”牛仔滑头地眨眼,感觉莫里森紧绷的神经明显缓和下来后继续说道,“只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他将自己与莱因哈特在多拉多遇袭的故事讲了出来:那是一个小规模的军团,大概不到二十个恶魔,领头的家伙看起来像个残破的影子——一如往常,麦克雷躲在能量盾后面瞄准射击——恶魔们零零散散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只有那个影子与寥寥数人还站立着。他用枪将恶魔们尽量往正前方赶,莱因哈特会意准备撞击,却不料影子抖落下漆黑的网,麦克雷瞪大双眼,只见到银色骑士背甲后面的红光瞬间被吞没。他一秒都没有再多做细想,用闪光弹打晕企图从边上包抄的敌人,战术翻滚紧跟着最后隐隐约约的光点同时坠入黑暗。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在国王大道。弄了点钱买匹马,然后就和你们碰见了。”


“所以莱因哈特没和你在一起。”前战友生死未卜的信息像喧哗之声,在白发男人耳边嗡嗡作响。他手掌下的皮毛也开始剧烈起伏,莫里森感觉到莱耶斯大概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不断安抚着黑豹两耳之间。


“是走散了。大概那雾一样的玩意儿和塞特娅的光子传送面板一样,只不过它是无序随机地点展开而已。我猜。”麦克雷打起了哈欠,“要是没的问题那我就先去睡了。”


“你一点儿都不担心他?”
“拜托杰克,你可比我更熟悉那只老狗熊。他是那种会被轻易打败的家伙吗?”牛仔低下头,左手无意识地拨弄着腰侧的闪光弹,好像这玩意儿有多吸引他似的。


嘴硬的家伙。莫里森眼神柔软下来,他将准备好的被子丢到对方脸上:“睡觉吧杰西,明晚见。”


“明晚见,杰克。”火焰越来越微弱,麦克雷上前用碎砂石将其扑灭,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在一片黑暗里对不远处隆起的布团喊道:“师傅,你晚上动作轻点啊,我可不想半夜被吵醒。”


于是,充满愤懑的低吼为今晚谈话划下了句点。


TBC




本来还想让R76做做羞羞的事呢,发现篇幅差不多了,那就延后到下次好了。【麦克雷表示一直被动听师傅师娘墙角好痛苦,老头子能不能滚远点再动手。

评论
热度 ( 180 )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