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一护中心]少年心永不老

清歌晚吟:

*对于大结局我是拒绝的(


橘子,萱草花,向日葵,太阳。


总有人不相信黑崎一护的发色是天生的,他起初还解释后来也懒得了,反正不良少年当了好多年,天上地下架也没少打过。


石田说菜刀流太粗暴,还是弓箭来得优雅。旁边的茶渡惭愧地埋下了头。一护说这你不懂了,咱四个一近战一远程一肉盾一治疗,下副本标配。井上在旁弱弱地说,可我觉得黑崎君你受伤最多呀。


石田推了推眼镜说,谁让他是主角。


当之无愧的主角,天降奇遇,一战成名,苦练升级,终成传奇。经历过绝望和死,也创造过希望和光。有人称他为救世主。一护摆摆手笑着说我没那么伟大,我只是为了朋友。


千年血战尘埃落定,尸魂界忙于重建,虚圈平静,现世安稳。露琪亚和恋次时常会来找他,白哉偶尔也会来,还有冬狮郎和乱菊,平子和日世里。妮露兴起来找他撒娇,葛力姆乔无聊来找他打架,一角和弓亲说队长手痒也想来,可惜总是迷路。


有时候会去看望浦原先生和夜一小姐,毫无例外每每总被戏弄一通。更多时候还是穿梭在家和学校之间,夏梨和游子慢慢长大了,老爸还是那么没正经,冲着非要来个临别吻的那张脸蹬一脚,叼着吐司片奔出门,到了学校遇见熟人打个招呼,有启吾和水色,有龙贵和井上,当然还有石田和茶渡。闹哄哄的教室在铃声后静下来,课堂内容一如既往令人提不起兴致,于是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支着脸扭过头,望向窗外飘落的樱花。


一切仿佛都没有变,令人不免产生错觉。但下一刻代理证便嘀嘀鸣叫起来,一个人四个人先后举手报告,目的地当然不是洗手间医务室。将身体支配权交给布偶里闷得慌保证不再捣乱的魂,穿上死霸装扛上斩月,迈向期待已久的战场。


有时会碰见巡视的值班死神,对方或崇拜地看着他或爽朗地笑着说,不考虑转正么,代理少年?


一护笑笑说我还是个大活人呢,反正总队长说尸魂界的位子给我留着,等陪完了要陪的人,再加入你们也不迟嘛。


想到这,一护问露琪亚,将来我到了尸魂界,会是老头子的模样吗。露琪亚说会是你第一次成为死神时的样子,这下你放心啦。露琪亚反问他你后悔吗,被我拖上这条不归路。一护说我曾有机会离开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回来的。我说的是回来,你听见了。


彼时一护站在母亲墓前,弯腰献上一束白野菊,洁白花瓣微风中摇曳,忧伤温柔而顽强。夕阳将落,晚霞漫天,是和少年发色同样的温暖的橘黄。


而明天太阳又会升起,人们从沉睡中苏醒,继续欢笑流泪生存生活。那些守护的,追梦的,青春热血的友情与爱的故事,一直在讲述着,永远不会结束。


Fin.

评论
热度 ( 51 )
  1. Chance清歌晚吟 转载了此文字

© Chance | Powered by LOFTER